有点累了≥〔゜゜〕≤-格洛

谢谢你来看我。
可以在这里待一会,
看看我的引以为傲的作品吗?
┈┈┈自我介绍┈┈┈
生日10.07
梦100本命真琴。
刀剑乱舞全员厨。
Lofter主要写文,脑洞清奇,不会开车。
慢性懒癌。
间歇性更新。
┈┈┈最近想说的话┈┈┈
没有动力。

哇也太过分了吧

豆花花花:

我他妈真的要气哭了,大半夜遇见这事,我给jingsee公司画了8张试稿/2张终稿,并上交了原图,因为是看在朋友在这家公司里,最刚开始说好的按销量比算钱,合同也是有的,结果拖了一个月都没给钱,合同也不发,最后告诉我只要一张,就200,卧槽长期,版权不归我,就200??
还以删记录要挟,欺负人是吧?

【p2是那人微信,p3是他们公司标志】真心求求大家扩散一下,别再去给这个公司投图了,开头说好的,各种翻脸,各种呑图,大概就是看准了大学生好欺负才一直这样做的,大家小心一点……别再被这样的无良公司骗图了……

豆花现在超级伤心……希望别的画师小心一下这家公司…………

真心的跪求扩散了

以及原谅我不知道打什么tag

又是一年情人节,各位要不要来一次惊险又刺激的刀口舔糖呢?

下、下年见
是我对不起你们(;ω;)

小爱哭鬼真琴生日快乐
新的一岁也要健健康康的喔

卧槽要命了我一篇文都没写完
太浪了

囚禁三十题——2.轻吻(鲶尾藤四郎&骨喰藤四郎)

「主上~?中午了哦~?不会还在睡吧?」
听见鲶尾的声音,本来就在床上思考着的我悄悄的闭上了双眼。
「打扰了。」
这次说话的是骨喰,敲了敲门以后就很自然的开了门了。
「啊~主君还在睡啊……」
鲶尾说着就慢慢坐下,拉开被子,压在我身上。
「起床啦——!都已经中午了喔——?该吃午饭了喔?」
看我一直没动,他甚至还趁机摸了摸我腰间的软肉,惹得我一阵颤抖又不能起来。
骨喰就像是看不过眼一般的说了句话。
「……恶趣味呢。」
「为什么这么说?」
「你明明就知道主君在装睡。」
「因为很有趣嘛。」
「好了、主上别装了。」
我被骨喰盯着看,实在没办法,坐了起来。
「………………坏心眼。」
「为什么?」
「你捏我腰是什么意思啊?」
「啊、这个是因为从之前开始就有些在意你的腰了,就算只是被人轻轻的擦过,也会一下子蹦起来呢。」
「!」
糟糕了。
没想到鲶尾会这么清楚。
「……是么?是错觉吧。」
接下来,突然身后的腰突然被骨喰捏了捏。
「啊、不要不要不要!!!放开我啊啊啊啊!」
骨喰像是被我的反应吓到了一样,放开了我。
也对呢。
毕竟我作为审神者工作的时候都很冷静呢。
「……」
看着骨喰一副有些失落的模样,我却大概明白他在想什么。
「骨喰,我不是特别抗拒你喔。」
现在是大家都抗拒。
「别这么失落啦。」
我想看到你笑着的模样。
「好了没事的。」
现在的话我会安静的。
不这么做根本没机会逃出去。
骨喰点点头,似乎有点愉快。
鲶尾看着我和骨喰的互动,似乎有一丝懊恼。
至于是因为什么我就不清楚了。
不满?还是已经知道我在想什么?
我的大脑还在不停转动拼命思考的时候,下一瞬间就被鲶尾一个毫无预兆的吻吓得停止工作。
柔软而又温热的嘴唇上有一股甜味传到我的唇上,在鲶尾离开唇的时候,我下意识的舔了舔唇。
蜂蜜牛奶的味道。
「主上啊…意外的大胆呢。」
说着,他就再次靠了过来。
「……不要只看着兄弟,也看看我嘛。」
轻柔得像是在和情人说话的语气,说话时难免会有点的吐息。
啊。
糟糕了。
说不定我意外地抵抗不了男色。
这时候,骨喰大概是想护着我一样把我拉进他的怀里。
气氛瞬间就凝固起来了。
「……嘛。算了,反正这种事急不了,而且我有的是时间。」
说着,鲶尾就站了起来。
「兄弟,我们该走了吧?」
「……嗯。」
骨喰像是知道要做什么一样,同样站了起来。
「那我们先走了,之后再过来的时候还请配合一点。」
总而言之,我是暂时熬过去了吧?

下月爆肝通知

本来只是打算「哎嘿上来看看我又掉了多少粉」
结果万万没想到没怎么掉orz
我爱你们么么哒!!

做梦梦到自己开车时遇到有个傻逼车道上逆行,还冲红灯
这种人不会存在的吧?

做梦梦到自家国服的极化药总不知道为什么就断了
没有重伤,也有好好的上刀装
可是就是断了
我吓得跑去日服看了看自家本丸,日服的极化药研也不见了
就很神奇的,清光和安定也不见了
然后在练毛利的时候,我家的清光和安定突然出现在了列表里了
可是药研还是没回来
有点小怕怕